美国在阿富汗“七宗罪”——下一个会是谁?

2021-08-19 10:13:00
    来源: 朝阳少侠
    分享到:

  2001年秋,美国小布什政府为打击报复制造“9?11”事件的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以反恐为名出兵阿富汗,发动了任内第一场对外战争。2021年春,上台不久的拜登政府出于国内政治需要,决定无条件自阿富汗全面撤军,目前撤离进程基本完成。北约驻阿部队随美军一并撤出。

  罪行一:穷兵黩武

  据美国布朗大学2021年4月发布的“战争代价项目”报告显示,阿富汗战争累计造成17.4万人死亡,其中包括近7万名阿富汗军警和4.7万多平民,受伤人数多达数十万,超过千万民众沦为难民,接近阿富汗全国人口的1/3。

  喀布尔大学学者评估,战争每天造成约250人伤亡。战争还使阿富汗经济凋敝,长期位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全国半数以上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

  对此,美国社会政治活动家比尔?范?奥直呼,阿富汗战争就是基于谎言的战场犯罪和灾难。英国作家、政治和国际关系分析人士汤姆?福迪撰文指责美国打着各种旗号发动战争造成人道主义灾难,是真正威胁世界的罪魁祸首。从2017年起,国际刑事法院针对美国在阿富汗所犯战争罪行展开调查,但一直遭到美国百般阻挠,尚无实质性进展。

  可悲的是,美国并未从战争中捞到任何好处,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前前后后在阿富汗耗费2.26万亿美元,相当于花费美国每名纳税人1.6万美元,共计2442名美国士兵和3846名承包商命丧他乡(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报告数据)。

  这两天,世界各国媒体甚至美国国会议员纷纷拿美军狼狈撤离开涮,将其比作新版“西贡时刻”。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更是直言不讳称,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损失惨重,拜登“治愈美国”政策遭遇彻底失败,“不负责任”的耻辱形象注定永载史册。

  罪行二:过河拆桥

  美国是过河拆桥的终极玩家,阿富汗不幸成为牺牲品。 冷战时期,美国支持阿富汗国内圣战组织反抗苏联。苏联撤军后,美随即弃阿,任由其沦为国际恐怖主义温床。

  本世纪初,美国为配合全球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着眼阿富汗地缘战略价值,向阿富汗发兵推翻塔利班,并先后扶植卡尔扎伊和加尼政权,试图将阿富汗打造成美式民主样板,以及牵制中国、俄罗斯、伊朗并进军中亚的前沿阵地。

  然而,“帝国坟墓”并非浪得虚名。 20年来美国在阿富汗一事无成,不仅未能打垮塔利班,更没有助阿清除滋生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的土壤。如今,伴随美国全球战略重心向印太收缩,阿富汗在美国地缘政治棋盘上的地位每况愈下,美国决定甩掉包袱,“拍屁股走人”,导致阿富汗局势大变天,恐怖主义沉渣泛起,殃及黎民百姓。

  据联合国援阿团(UNAMA)报告显示,自5月1日美国启动撤军至6月30日,阿富汗战乱已造成平民783人死亡、1609人受伤,系2009年UNAMA统计以来同期最高值。

  不仅如此,曾经为美国卖命的阿富汗人也难逃被始乱终弃的结局。 美军入阿作战以来,雇佣大量阿籍人员做翻译,这些人受到塔利班极端仇视,常常遭遇袭击和暗杀。2006年美国国会曾批准为此类人员签发特殊移民签证(SIV)。近期伴随阿富汗安全局势恶化,1.8万多名阿籍翻译申请SIV,却被美国以各种理由拒绝。

  目前,美国请求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协助收留9000名阿籍翻译,但迄无官方消息。据美国非政府组织“缺一不可”统计,今年以来平均每月有至少2名阿籍翻译遇害,5月这一数据增至5人。自2016年以来,已有约300名阿籍翻译遇害。

  罪行三:侵害人权

  美国自诩“人权卫士”,动不动就对他国指指点点、攻讦抹黑,甚至直接单方面制裁,实际上自己才是全球人权灾难的罪魁祸首,这点从美军在阿富汗所作所为便可一目了然。

  2002年,美军空袭乌鲁兹甘省一村庄婚宴现场,投下7枚炸弹,造成数十名百姓死亡、百余人受伤。

  2008年,美军对赫拉特省阿齐扎巴德村空袭,造成包括50名儿童和19名妇女在内的近百名平民遇难。

  2010年,驻阿美军士兵组建“杀戮小组”,出于娱乐目的射杀无辜平民,并割下遇害者手指作为战利品。

  2012年,一名美国士兵闯入美在阿军事基地附近村庄,枪杀16名妇女儿童,事后该士兵被送回国内受审,通过达成认罪协议竟成功逃脱死刑。

  同年,网上一段视频显示,4名美国士兵对着塔利班人员尸体小便,其中1名士兵对媒体予以承认。

  2016年,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要求下,美国国防部曾公开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军200多张虐囚照片,美国《新闻周刊》认为,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2020年,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表示,有证据显示近百名阿富汗囚犯在美军和情报机构审讯过程中遭到折磨、虐待甚至强奸。美国专门设立关押“9?11”事件嫌疑人的关塔那摩监狱更是臭名昭著。

  罪行四:支恐纵恐

  美国在对待恐怖主义上一贯奉行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双重标准”。 2002年,美国以“东伊运”与“基地”组织勾连为由,作为共提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将“东伊运”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东伊运”将紧邻中国的巴达赫尚省当做老巢后,美国拒绝阿富汗政府所有派空军支援巴达赫尚省打恐的要求,任由巴达赫尚省2014年后由一块净土迅速沦为反叛武装大本营。

  去年11月,美国干脆直接单方面宣布撤销“东伊运”恐怖组织定性,不仅违背国际社会共识,更是啪啪自我打脸。

  除此之外,美国还玩起“贼喊捉贼”的游戏,一边吆喝着打击“伊斯兰国”,一边却暗中在阿富汗楠格哈尔省对“伊斯兰国”在阿分支围而不歼,任由其发展壮大,甚至直接帮助转移人员并提供武器弹药。

  俄罗斯官方曾宣称,阿富汗境内“伊斯兰国”势力活动区域发现大量可疑直升机,如没有经过掌控阿富汗领空的美军同意,这些直升机根本无法在此区域出没。

  在美国支恐纵恐政策下,阿富汗境内出现越反越恐的局面,恐怖组织的数量从2001年的个位数增加到如今的20多个(还不包括未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安全局势持续恶化,不仅令阿富汗民众深受其害,也贻害地区国家安全。

  根据澳大利亚和平研究所的《全球和平指数报告》显示,阿富汗自2019年起取代叙利亚成为全球最不安全国家。另据透露,美国撤军后将在阿富汗扶植3万名恐怖分子作为雇佣兵,帮助其维持乱局,以此“祸水东引”。

  罪行五:贩卖毒品

  美国在阿富汗情报人员贩卖毒品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在他们眼里,罂粟是可以用来牟利养战的完美“战时作物”。 他们甚至专门制作罂粟种植教程,发放罂粟种子并教阿富汗民众种植,扶持线人建立数百座毒品工厂。

  如此看来,阿富汗毒品泛滥、运输渠道畅通就不难理解了。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2001年阿富汗境内鸦片产量只有185吨,2002年美军入阿后首年即飙升至3400吨,2020年更是创纪录的近万吨,相比于2001年增长了50多倍。阿富汗已成为全球第一大罂粟种植国和鸦片生产国,鸦片产量超过全球总产量的85%。

  罪行六:亵渎宗教

  美国一边标榜“宗教自由”,一边却在阿富汗任意妄为,将当地宗教和风俗习惯视若无睹。 2005年,澳大利亚一家电视台播放了一段美国士兵在坎大哈省山区焚烧2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尸体的录像,亵渎了伊斯兰教关于禁止火葬的信仰,制造了震惊世界的“焚尸门事件”,引发阿富汗各界强烈谴责。

  2012年,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美军将《古兰经》当成垃圾焚烧,激起阿富汗境内反美浪潮,上千民众上街示威游行。

  罪行七:破坏环境

  对于一个随意侵犯他国领土、无视他国人权的国家,指望其在他国行动时还要考虑保护当地绿水青山无疑是天方夜谭。

  2017年,美军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借口,在楠哥哈尔省阿钦地区投放“炸弹之母”GBU-43大型空爆炸弹,严重破坏当地自然环境。事实上,该地区的“伊斯兰国”势力早已在美国协助下转移。▲2017年4月13日,美军向塔利班的山洞据点投放“炸弹之母”GBU-43大型空爆炸弹,系军事史上曾经投入实战的重量与破坏力最大的非核武器。

  2021年7月,美军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匆忙撤离时,趁夜偷偷销毁大量含危险化学物质的武器装备,污染当地土壤和水源,阿富汗国家环保署对此向美方提出强烈抗议。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美国在阿富汗所作所为集中体现了“美国优先”“白人至上”的政策本质,再次演绎了美自私自利、始乱终弃的一贯作派,充分暴露了美国道貌岸然、肆意妄为的龌龊勾当,逃不过世人的眼晴,躲不掉历史的审判。对此,美国需要做的是反省、忏悔和赎罪。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则应提高警惕,共同抵制霸权主义、武装干涉和“颜色革命”,避免重蹈阿富汗的覆辙。

责任编辑:肖小波
AG体育 - 官网平台